外卖骑手困境:每日上演“生死时速” 灵活用工人员权益难保障 经济日报:芯片断供启动,华为该何去何从? 乐高将用纸袋代替塑料包装:减少环境危害 更便于孩子打开 400亿负债源自汽车金融 尹同跃回应奇瑞700亿高负债传闻 北京大兴机场固安城市航站楼启用 值机行李托运可一站式办理 中泰国际:时代中国目标价17.58港元 维持买入评级 腾讯、蚂蚁居中国互联网保险中介前二 保险业走向“产销分离”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ST凯迪退市危机难解 76岁董事长身兼四职 艾德证券期货:通达系盈利之最,中通快递港股IPO加速 长春高新因金磊言论收关注函 深交所:信披是否违规 蚂蚁集团拟下周寻求港交所聆讯 9月18日科创板上会 年底前英国恐持续动荡 英镑中长期恐又添一利空! 专访郭德纲:德云社也是公司 小鲜肉得守规矩 “天和15号”净值腰斩 天和思创投资这是怎么了? 神州控上半年纯利同比增长逾9倍 考虑科创板上市 南山智尚IPO迷局:宋作文家族成员疑"空手套白狼" 广东外贸已连续3个月实现正增长 香港IPO新股: 10家即将上市 包括中通、华住、明源云、乐享等 快手快不过抖音:下沉容易上浮难 离岸人民币升破6.77 A股这几个板块有亮点 机构:珍惜回调机会 外资加快撤华? 外国商会最新报告可不这么看 微盟集团任命尹世明担任首席运营官 大华股份回应被阿里和中国移动投资30亿元:不实消息 三部门: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蝉联全球第二 覆盖188个国家和地区 中金公司:燃料电池政策东风频起 氢燃料产业链发展迅速(附股) 赵奕欢进入苏州协和药业抖音直播间 协和西敏修护霜新品上市! 年纳税超百亿 荣盛控股位居2019年民企纳税TOP17 明星保荐阵容+高瓴站台——嘉和生物能否续创辉煌? 白春礼:中科院不能包打天下 还是要聚焦关键的核心技术 中梁控股财报风云:ROE行业前3 半夏投资李蓓:债底确认 开放商信贷已经拐头 长城证券:保险资管产品配套细则出台 差异化监管促发展 拯救“芯片界的瑞士”:英伟达400亿美金收购ARM的野心与障碍 细价股幸福控股涨超35% 成交额627万港元 9月17日直播预告|下一个深圳会是谁?海南?青岛?成都? 专注“轻资产化”战略布局 鹏博士出售长宽聚焦智慧云网 A股迎来里程碑 上市公司突破4000家 港交所纳农夫山泉进市调机制 什么信号? 復星旅文旗下Thomas Cook英國重新啟動 中国政府透明度2020:大量地方政府未动态调整 长盛生态环境主题基金荣获“金基金·责任投资(ESG)基金奖” 应收账款增速超70%:山水比德冲刺创业板 营收利润增速双降 广东食品相关产品不合格 永辉超市华润万家登榜 斩断加盟店 狗不理能够走出困境吗? 如何突破瓶颈:南华基金继续挣扎亏损泥潭 规模缩水排名下滑 鸡肉价格跌至猪肉三分之一 网友:“鸡肉自由”有望实现了 中金:燃料电池政策东风频起 氢燃料产业链发展迅速(股) 沽出逾31亿港元!港元汇率持续走强 香港金管局一日两度入市干预 鹏博士轻资产转型布局渐显清晰 转让长宽主攻智慧云网 视频|需求大增 “钱景”广阔 上市公司竞相布局散热材料产业

外卖骑手困境:每日上演“生死时速” 灵活用工人员权益难保障

来源:中国网时间:2020-09-16

原标题:外卖骑手困境:每日上演“生死时速”灵活用工人员权益难保障

中国网9月16日讯(记者 林伊人)日前,《人物》杂志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刷爆网络。文章指出,外卖骑手已成“最高危职业”,外卖平台压缩骑手配送时间,让其疲于奔命、频繁违反交规。

饿了么、美团两大外卖平台随后对此公开回应,均称正采取措施,以便给外卖骑手留出弹性时间。饿了么宣称在平台订单付款时增加“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小按钮,用户如果选择此按钮将会收到小红包或吃货豆。美团也回应称,将优化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

平台如何管理外卖骑手,外卖骑手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等问题引发广泛关注。

2019年10月31日,在青海省西宁市,一名外卖配送员在雪中骑行。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外卖骑手:送餐超时是自己跑得不够快

记者了解到,目前,平台对外卖骑手的管理采用专送和众包两种模式。专送和众包主要的区别在于,专送骑手隶属配送站站点,由系统派单,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工资由底薪和提成构成;众包骑手是个人注册,由骑手自己抢单,时间自由,佣金由配送距离决定。专送骑手的提成受差评影响更大,众包骑手收入则受订单超时影响更大。

吕志远今年23岁,做专送骑手已经三年了。他告诉记者,订单多时一天要跑60单,一个月可以拿到近万元收入。谈到送餐超时原因时,吕志远认为主要原因是“自己跑得不够快”,而不是出餐慢或等电梯时间长。

陈军今年49岁,平时轮班在停车场当收费员,同时兼职众包骑手已有五年。众包模式对他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时间自由。“不上班的时候跑一跑,一天能赚两三百”。

他告诉记者,如果送餐超时,这一单会被扣掉一半收入,所以路上的骑手为赶时间都跑得很快。

据美团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五成网约配送员的收入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但是,送餐超时或因超时导致的差评都会被扣钱。为了让收入更加可观,与时间赛跑成了外卖骑手们的常规动作。他们不顾生命安全、违反交规也要赢得这场比赛。而这种“生死时速”也加大了外卖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发生意外的几率。

马明今年49岁,刚刚做专送骑手五个月。对于与站点签订的合同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他并不清楚,至于五险一金,他说“站点说有保险”,但是具体是什么性质的保险,他表示不知道。不止马明,36岁的张建民做专送骑手已经四年了,他也表示,不清楚签的是什么合同,甚至“公司都换了好几个”,对于保险,只知道上了一个“意外险”,每月会从工资里扣掉75元支付保险费用。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大部分外卖骑手对自身劳动者权益保障问题知之甚少,但同时,他们又均对记者表示,希望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并愿意缴纳社保以保障自身合法权益。

2020年4月1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东升镇的小营悦茂购物中心,外卖送餐员将外卖从一家云南风味餐厅的外卖取餐处取走。新华社记者 任超 摄

劳动关系不成立骑手权益保障缺失

“只要您身体健康,年龄在18-50周岁之间,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申请成为美团骑手”,美团官网上对成为骑手的要求十分简单,并保证平台及加盟商不会收取报名费。记者注意到,在某招聘网站上,美团骑手对应的月收入高达8000元至1万元,更有招聘网站上直接注明“多劳多得”“收入不封顶”。

然而,这样一份看似低门槛、高收入的“完美”工作,却被指出缺乏劳动者权益保障。《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提到,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位美团骑手维权的帖子下有网友留言:“美团不会给任何一位外卖员提供正式劳动合同”。对此,记者以应聘骑手为由致电美团,询问骑手是否会与美团签订劳动合同,得到的答复是“跟站点签”。至于签订的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对方表示“与站点联系”。站点,即加盟商。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在《新形势下灵活用工模式的探讨》中提及,事实上,美团只是平台的提供者和运营者,无论是专送还是众包,美团都不直接雇用骑手,而是委托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与骑手建立劳务关系。

根据《劳动法》第二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适用本法。”劳务关系则不受《劳动法》调整。因此,骑手在配送中如遇事故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据媒体报道,2018年3月10日,美团外卖配送员沈某某在送餐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因没有直接与美团运营方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美团外卖配送员被法院认定与北京三快不存在劳动关系,而这也使得外卖配送员出现工伤事故后几乎不可能从美团方面获得补偿。

在没有工伤保险的情况下,外卖骑手缴纳的商业性保险就成了“最高危职业”的“最低保障”。以美团为例,专送骑手保险由站点按月缴纳,保险金额也由站点决定;众包骑手保险通过app按天缴纳,一天3元,接单自动扣除。

专家:不应以劳动关系有无而“一刀切”解决社保问题

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为共享经济提供服务的人数为7800万人,同比增长4%。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提供的数据显示,每天跑在路上的网约配送员已经达到百万级。值得注意的是,网约配送员的学历以初中、高中学历为主,只有不到15%的网约配送员拥有大学文凭。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外卖骑手等灵活就业者权益保障问题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们的关注。

全国人大代表许小英表示,用工企业没有法定缴纳保险的义务,而灵活就业者本人也没有缴纳保险的途径,这成为大多数灵活就业者无法参加工伤保险的制度障碍,建议制定能够切实保障劳动者权益的社保政策。

全国人大代表喻春梅认为,外卖骑手70%以上来自于县域和农村,受教育程度不高,面临着劳动强度大、劳动保障配套设施严重不足以及劳动和社会保障机制不完善等困难,建议将外卖骑手纳入当地工伤保险覆盖范围。

中国劳动学会理事侯纯辉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非常重视发展零工市场,维护灵活就业人员职业安全权益,推动有关部门研究制定平台就业劳动保障政策。针对平台经济和灵活用工中安全风险较高的从业者,建议设立“特殊群体互助险”,与现有的雇主责任险、商业性人身意外险形成组合保险。侯纯辉认为,随着零工市场的不断发展壮大,不应以劳动关系是否存在为前提,“一刀切”地解决从业者工伤险等社保问题。同时,他建议平台方规范用工,对事实上符合劳动法规定的劳动关系的员工,依法规范解决用工和社保问题。

Copyright © 2014-2020 融道中国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