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东中装建设中途“变卦” 昆仑健康股权再陷迷局 中国发的债欧洲人为啥“倒贴钱”也抢着买? 直播带货行业再迎监管新规 “假靳东”们将成为历史 青岛七部门约谈滴滴:整改旗下APP向无证车辆派单等行为 充电宝开启抢钱模式:告别1元时代 最高涨到10块钱/小时 亏损扩大,跟谁学、百世集团双双大跌! 昨天闪崩跌停、今天一字跌停:又见惨烈杀猪盘 奇信股份董秘回应 2000亿债务压顶 豫能化何去何从? 千亿高毅资产回应网传被调查:关于冯柳投资思路 详情来了 又发减持公告:韦尔股份实控人拟减持900万股 最高套现或超18亿元 千亿元级私募高毅资产回应“被查”:与腾讯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北京检出16批次不合格食品样品 涉每日优鲜经营的香辣山药片等 盘中闪崩89% 300ETF股指期权今日惊现乌龙指 国投安信:基本面向好 油脂延续偏强运行 40元燕窝成本仅4元?网红辛巴“糖水燕窝”背后的产业有多暴利 燕窝被曝只是糖水?辛巴紧急回应 起步股份两天市值蒸发近13亿 辛巴直播再翻车:所售燕窝只是糖水?最新回应 百世集团跌超7%,第三季度净亏损同比扩大至6.39亿元 国泰君安:焦炭期货宽幅震荡 东吴期货:钢材需求拉动铁矿库存压力降低 逢低做多 高毅资产开发布会澄清被查 千亿私募操盘手法曝光 汽车板块强势领涨,主题基金买哪个?嘉实、富国、国泰PK(附名单) 天合、中环、通威三巨头深度绑定 押注210大尺寸硅片 广西北钦防就医结算一体化 异地看病购药实现同等待遇 百世集团主动退出店加业务:净亏损大幅扩大 店加业务拖累业绩 鄄城包商村镇银行更名为鄄城牡丹村镇银行 债权债务关系不变 中国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中美审计监管合作事宜答记者问 头部券商展望2021:“中国资产”崛起时代已来临 A股仍在牛背上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有望为世界经济复苏铺路 猪肉价格下行拐点出现?刘永好已经说过两回了 这次会说准吗? 弘业期货:终端需求支撑 逢低做多铁矿 大爆发:A股自行车彻底火了 相关生产公司股价业绩双攀升 股转公司完善融资并购审查及受理检查要点 进一步提升业务透明度 做猫狗尿不湿的依依股份:拟募资超9亿 明上是项目或许另有所图 "迎娶"落空收警示函:国联证券资产重组违规 涉嫌内幕交易未被提及 国家电网公布大数据 充电桩概念股大涨 河钢股份乐亭钢铁2号高炉投产 计划年底前3座高炉均投产 5G商用一周年 中国移动宣布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5G独立组网网络 长三角成立联盟助民营经济跨区域协同发展 主播承诺“全网最低价” GUESS拒退差价遭集体投诉 一区资产公司督查科人员获刑45个月 曾向国联证券一员工索贿55万 国务院港澳办:“五眼联盟”沆瀣一气的干涉行径注定失败 高值医用耗材集采下行业变局:企业洗牌期将至 行业竞争趋于国际化 保利威退市后再融资 聚焦实时通信技术升级 中石化化工销售公司华东分公司原党委书记殷济海接受审查调查 IMF总裁呼吁采取行动应对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 让家更有范!看索菲亚如何捕捉国际潮流,引领家居新风潮 跟谁学发布2020Q3季报,优质师资助力k12业务“高途课堂”收入猛增 美团65亿元竞得上海杨浦商办地块 将建企业上海总部 商务部:前10月我国服务外包产业新增就业近70万人

新股东中装建设中途“变卦” 昆仑健康股权再陷迷局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时间:2020-11-20

新股东中装建设中途“变卦”,昆仑健康股权再陷迷局!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原创 周晓娜

疫情之下,伴随居民健康意识提升,历经转型“阵痛”的昆仑健康业务迎来发展新机,然而业绩转好的背后难掩其违规股权、风险综合评级下调等问题。无论是目前第一大股东福信集团还是被疑为影子股东的兆佳业都曾面临质疑,而2019年4月引入的三位新股东本有望改变股东乱局,但伴随着此次新股东中装建设的终止认购,昆仑健康股权或再陷迷局!

11月17日,中装建设(002822.SZ)发布公告称,根据目前投资战略和资金使用计划,公司决定终止此前拟自筹资金不超过5.5亿元认购昆仑健康14.95%股份的投资事项。

有意思的是,在宣布投资昆仑健康一年半后却“突然”变卦,不得不让人想起此前昆仑健康的股权迷局。

事实上,昆仑健康自2006年成立以来一直股权分散、无实际控制人,但2015年7月福信集团进入一举成为第一大股东和2016年12月被质疑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的四家公司进入,让昆仑健康股权和实控人愈显扑朔迷离,背后也不乏因影子股东、违规股权而被诟病。

而今年7月,银保监会首次公开银行保险机构38名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中,昆仑健康14家股东就有5家上榜。本来此次增资若顺利获批,无论是福信集团,还是“佳兆业”背后的影子公司,昆仑健康股东结构或走向合规化,但伴随着中装建设的退出,昆仑健康引入合规股东仍道阻且长。

股权迷局犹存

2006年成立至今,昆仑健康历经8次增资,5次股权变动。其中2015、2016年的增资让其股权陷入迷局。

2015年7月,昆仑健康偿付能力发生困难,亟待增资。而福信集团则看中了其保险牌照,便与当时的5家股东达成协议,由福信集团外加它指定的机构共同出资约6.71亿元,按照1元/股的价格认购新增股份。具体来看,三家新股东福信集团、西藏恒实投资和福建清科持股比例分别为19.04%、17.98%、12.98%,总计50%,注册资本由6.71亿元增至13.42亿元。

资料显示,福信集团总部在厦门,地产业起家。目前该集团涉及金融、高科技和现代农业等业务,其中在金融自有资产过百亿元,是民生银行发起人、重要股东及董事单位。福信还先后投资交通银行、永安财险等多家全国性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以及汉口银行、杭州联合银行等地方商业银行。

有媒体报道,新进股东西藏恒实投资和福建清科与昆仑健康目前的股东福信集团关系密切。

在增资不到一年的时间。2016年6月,昆仑健康的注册资本金再次增至23.42亿元。此次增资由公司5家原股东、福信集团及其指定企业,按照所持股权同比例增资。然而相关人士表示,此次增资资金有股东是找福信集团借的。借款股东也将利用福信借款认购的新增股份,质押给了福信。

有意思的是,增资后不久,2016年12月,持股时间仅有短短一年半的西藏恒实投资、福建清科两家股东同时退出。

西藏恒实投资分别将持有的2.41亿股股份和1.8亿股股份转让给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福建清科投资分别将持有的1.74亿股股份和1.3亿股股份转让给深圳市泰腾资料贸易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正莱达实业有限公司。交易涉及昆仑健康30.96%的股权。

然而看似一场平淡的转让股权背后,这四家接盘的企业却被质疑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通过关联持股的影子公司,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低调收购了昆仑健康30.96%的股权,从而成为其实控企业并掌握了一张珍贵的保险牌照。

也因此,昆仑健康引来了保监会的关注并发出问询函。在收到昆仑健康与“郭氏家族”无关系的回复之后,保监会2017年3月1日再次发出对昆仑健康的问询函,问题涉及每个股东以及每一级股东的基本情况。

经过两次问询,原保监会于2017年12月向昆仑健康下发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指出其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在变更股东申请中提供虚假财务报告,作出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的不实陈述,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材料行为。银保监会要求昆仑健康引入合规股东,确保偿付能力充足,在引资完成前不得向违规股东退还入股资金。

2019年4月12日,据昆仑健康官网显示,昆仑健康拟变更注册资本,计划按照每股1.5元的价格,由晋城福盛钢铁有限公司(下称福盛钢铁)认购4.91亿股,深圳市中装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装建设)认购3.5亿股,福州三福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三福船舶)认购3.3亿股。增资完成后,昆仑健康保险注册资本将变更为23.42亿元。

若变更成功,持股20.97%的福盛钢铁将取代福信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中装建设则与深圳市嘉豪盛实业有限公司一起并列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4.95%。

然而事与愿违,中装建设的中途“变卦”或许会让原本有希望解决“违规”股权的昆仑健康再次陷入迷局。

走出亏损泥潭后风险综合评级却遭下调

资料显示,昆仑健康保险是一家成立于2006年1月的专业健康保险公司。其股权一直较为分散,没有实际控制人,截至目前其股东由福信集团、嘉豪盛实业、永原网络科技、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等十四家知名企业组成。

据今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福信集团,持股约合4.46亿股,占总股本的19.04%;二股东嘉豪盛实业持股约合3.5亿股,占总股本的14.95%,为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永原网络科技持股约合3.48亿股,占总股本的14.85%。

昆仑健康是与人保健康、平安健康、阳光健康(瑞福德健康、和谐健康前身)、正华健康(中融人寿前身)一道于2004年获批筹建,成为中国最早的五家专业健康险公司之一。然而彼时受制于人均收入较低,人们保险意识不强等因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5家专业健康险公司并不引人关注,其中的正华健康更是彻底放弃,从一家健康险公司演变为一家综合性的寿险公司。

昆仑健康则前九年一直没有摆脱亏损的泥潭,直至2015年实现首次盈利,净利润1.52亿元。但是2016年又出现季度性亏损,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分别亏损2.98亿元、1.63亿元、0.71亿元。值得一提的是,第四季度盈利5.4亿元。

而2016年以后虽尽管股权问题悬而未决,昆仑健康近年业务发展向好。2016年-2019年昆仑健康保险保费收入逐年增加,分别为2.09亿元、16.05亿元、19亿元和33.8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7和2018年两年亏损16亿,直至2019年才扭亏为盈,2016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890.9万、-8.26亿元、-7.7亿元和1.34亿元。而这背后是公司主动进行业务调整,发展原保费业务,压缩中短存续期产品,出现了转型的“阵痛”。

而今年疫情之下,人们的健康风险保障意识被迅速激活,健康险成为最受追捧的对象。2020年第一季度,在保险业原保费收入仅增2.29%的情况下,健康险依然保持超过20%的增速,可谓“惊艳”。在这种态势下,专业健康险公司也迎来大发展。据公司今年三季报,昆仑健康实现保费收入23.1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28%,净利润0.21亿元,较去年同期扭亏为盈。核心偿付能力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75.23%。

值得注意的是,在保费净利润双增长的同时,昆仑保险的风险综合评级却被下调了。根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中被评定为A类,二季度却被评为B类,让人不免生疑。

Copyright © 2014-2020 融道中国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